移动版

与A股公司沾亲带故 科创板考生遭细问

发布时间:2019-05-14 09:13    来源媒体:中证网

尽管每份“试卷”各有侧重,但横向比较不难发现,同业竞争、关联交易、经营独立性等,始终是监管问询的切入口与着力点。刨根问底下,科创板选手与A股“亲友”间的关联图谱及影响,透过多个切面得以更清晰完整地呈现。

溯渊源,究关联――上交所首轮问询与答复的交互中,科创板考生与A股上市公司间的亲疏关系被置于放大镜下细细探测。

尽管科创板受理企业是主角,但部分企业与A股上市公司“沾亲带故”,无疑又多了一层光环。从问询函看,除了从股权演变中问明“血缘关系”外,上市公司参股是否会影响企业控制权,双方是否存在同业竞争,是否符合分拆上市规定,关联交易是否合理公允等问题,均是监管部门划出的“考点”。

一问一答间,科创板受理企业“透底”了与A股公司的那些事儿。除此之外,部分上市公司高管另起炉灶“流动创业”,也成为观察二者深层关系的一个维度。

关系那么近,独立性如何?

全面之中有重点。对于与A股公司“沾亲带故”的科创板申报企业而言,监管问询函对于双方的股权结构与业务往来着墨颇多。

开门见山,安翰科技问询函的第一题,即直指公司业绩是否存在依赖上市公司美年健康的风险。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公司第一大客户美年健康销售占比均在70%以上,美年健康实控人俞熔间接持有安翰科技3.6013%的股份。对此,交易所要求公司说明未将美年健康列为关联方的原因,并就公司向美年健康销售占比较高的原因、销售价格是否公允、双方交易是否影响公司的独立性及财务报表的公允性等提出问询。

安翰科技在回复中表示,俞熔作为美年健康实控人,同时也是中卫安健普通合伙人的实控人。而中卫安健作为持股低于5%的股东,不参与公司日常经营决策,亦无法影响公司与美年健康及其加盟店的交易。根据相关规定,美年健康不属于公司关联方,且双方交易不影响独立性、公允性。

与此同时,公司还详细叙述了双方“结缘”的过程:2013年开始接触,2015年签署了合作协议,并于2016年起逐年增加采购量。公司称,“与美年健康的合作具有稳定性和可持续性,二者是相互促进的关系。”

与美年健康相比,联瑞新材与生益科技的关系更深一层,因为生益科技曾是联瑞新材的控股股东,也是后者的第一大客户。因“类分拆上市”属性而备受瞩目的联瑞新材,与原母公司生益科技的渊源及关联交易,自然是监管盘问的重点。对此,联瑞新材花了很大篇幅来答题。

从名字上,就能看出A股公司中科曙光与中科星图的“中科院血统”。中科星图是中科院电子所控股公司中科九度产业孵化的成果。中科曙光的实控人是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从股权结构看,中科曙光目前持有中科星图23.29%股份,系公司第二大股东,也是公司的重要供应商。

因此,中科曙光对中科星图的“影响力”,也被置于台面上接受公众的审视。中科星图在回复问询时表示,公司在数字地球相关业务的开展需要适配高性能的服务器及相关硬件,而中科曙光在该领域位居国内领先水平,双方自2016年起开展合作。随着中科曙光后续成为公司前身航天星图的股东,双方联系进一步加强。此外,航天星图还积极借鉴了中科曙光作为上市公司在公司治理、规范运作等方面的经验。

上交所向嘉元科技抛出的一连串问题,则牵出了一笔股权转让的“糊涂账”。招股书显示,2010年梅雁吉祥(时名为梅雁水电)向嘉元实业、赖仕昌转让所持公司股份,转让价款分别为6134.40 万元、1922.40 万元。然而彼时嘉元实业未按照《股权转让合同》约定的支付进度支付全部股权转让款。对此,公司回复称,嘉元实业未能履约是由于资金筹措时间问题,且梅雁吉祥亦未对嘉元实业提出任何权利要求。由于相关行为已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因而不会对嘉元实业持有股份产生不利影响。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